造優質的産品,做誠信的服務

Dexing City Zong Heng Cement Products Co.,Ltd.

Copyright © 德興市縱橫水泥制品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贛ICP備12004000号-1    |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南昌    

新聞資訊

NEWS

>
>
透視長江“采砂之患”:保護與利用的“兩難”困局如何破解

透視長江“采砂之患”:保護與利用的“兩難”困局如何破解

作者: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賢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發布時間:
2019/08/12
  粗大的吸砂鐵管鑽入江底,将砂石盡吸囊中,肆意破壞長江生态環境,威脅航運和防洪安全……2016年以來,随着非法采砂入刑和“長江大保護”漸趨深入,一批盤踞長江多年的“砂耗子”被繩之以法。僅長江航運公安機關就破獲案件3000多起,形成了強大震懾,有力保護了長江母親河的生态環境。
 
 
   然而,舊的問題還未根除,新的煩惱接踵而至:沿江砂石稀缺,價格暴漲,使非法采砂反彈壓力巨大,繼而引發毀林開山、支流和海洋采砂興起,江船入海,海砂入市,運輸市場不景氣,廉政風險增加。
 
   相關幹部和業内人士呼籲,國家層面應加強頂層設計和規劃指導,相關地方和部門形成管理合力,在嚴防非法采砂反彈、堵住“旁門”的同時,科學有序勇開“正門”,分類施策、系統治療,從根本上解決長江非法采砂這一生态痼疾。
 
  幹線成規模,非法采砂基本絕迹
 
  鄱陽湖200餘年的沉砂量被采挖殆盡,洞庭湖口曾經“幾百條船一起沖關”,巴河非法采砂曾危及京九鐵路橋,長江禁采區年年打擊年年挖……多年來,相關地方和部門屢次強力整治長江非法采砂,但由于利潤豐厚、利益糾葛、違法成本過低等原因,非法采砂屢打屢犯甚至越打越多,成為水上“不死血吸蟲”。
 
  2016年以來,“長江大保護”逐漸深入人心,當年底“兩高”司法解釋正式将非法采砂入刑,有力震懾了長江非法采砂違法犯罪,一大批盤踞長江多年的違法犯罪分子被繩之以法。
 
  近期,湖北鄂州警方根據群衆舉報線索,一舉打掉兩個長江主汛期頂風案的非法采砂團夥,抓獲犯罪嫌疑人6名。“我們采砂是訂單式采砂,先聯系好買家,再叫采砂船出來采砂,邊采邊裝船,然後直接收錢。”采砂分子王某說。經查,6月25日一晚,王某等人在長江非法采砂2200餘噸,獲利66000餘元。
 
  長江航運公安局局長朱俊說,他們對長江非法采砂和涉黑涉惡違法犯罪“零容忍”,今年初部署開展為期一年的打擊長江流域黑惡勢力非法采砂專項行動,半年破獲案件1178起。2016年至2018年,長航公安機關破獲案件2078起,打擊處理犯罪嫌疑人506名。
 
  近期,《新華每日電訊》記在長江武漢段、荊州段、南京段等地走訪,昔日随處可見的采砂船難覓蹤迹,甚至運砂船也少之又少。洞庭湖曾是非法采砂重災區,位于洞庭湖口的長江湘鄂邊界水域上千艘非法采、運砂船往來穿梭的“盛況”持續多年。而今記者船行10多公裡,采砂船沒了蹤影,隻偶爾有一兩艘運砂船駛過……
 
  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河道采砂管理局規劃處處長劉前隆說,2016年後,安徽、江西等省再沒有進行采砂許可。在有關部門和沿江省市持續高壓嚴打之下,長江幹流成規模的非法采砂違法犯罪活動已基本絕迹。
 
  暴利驅使反彈壓力巨大
 
  由于沿江建築市場對砂石的需求旺盛,一些不法分子在暴利驅使下,仍然铤而走險偷采江砂。記者曾兩次深夜跟随執法人員在長江武漢段打擊非法采砂,均發現裝着隐形泵的改裝船,借着夜色在長江偷采;一發現執法人員,他們就匆忙收起設備,沖灘上岸逃竄;一名不法分子眼看無處可逃,竟連忙将手機扔到江裡,企圖毀滅證據。
 
  多位執法人員告訴記者,成規模的非法采砂活動在長江幹線基本沒有了,但非法采砂小型化、隐秘化、流竄作案的特點越來越明顯,且反偵察能力越來越強。“不法分子作案時會派人在江面‘遊弋’,甚至專人盯着執法部門的巡邏艇,我們辦案經常會撲空。”
 
  長航公安局武漢分局副局長韓繼松說,現在不法分子都很狡猾,砂船上大多是打工的,老闆都躲在後面;費力查到了老闆,法院頂多判個三四年。“好不容易抓了現行,卻隻能切割船上的非法采砂機具,船隻看管成了‘燙手山芋’,這樣的被查概率、處罰力度與動辄一晚上10多萬元的采砂收入相比,違法成本很低。”
 
  長航公安局黃石分局局長劉晶洲介紹,4年前局裡查扣了兩艘大型非法采砂船“吸砂王”,價值上億元,由于法律程序很漫長,船隻看管成了大問題。“不僅每年要花數萬元看着,一到汛期,我就提心吊膽,一旦出現意外,這個責任誰來承擔?”
 
  一方面不法分子蠢蠢欲動,一方面執法人員掣肘多多、力量分散、能力不足。長江幹線執法力量分散在交通、水利、農業、生态環境、公安等部門,多部門協作漸成常态,但執法力量良莠不齊、合力不足。
 
  記者曾跟随執法機關到一江段抓捕非法采砂船,執法船費力靠上采砂船,卻因沒有專業工具遲遲無法登船,隻能眼睜睜看着不法分子逃之夭夭。
 
  長江幹線偷采江砂打而不絕的同時,非法采砂正向長江支流和海洋蔓延擴散,一些不法分子在暴利驅使下,甚至不惜毀林開山采砂。7月29日晚,湖北省紅安縣森林公安局對杏花鄉花園村青翻龍灣博侍窪等多處非法毀林開采山砂窩點進行突擊行動,現場扣押1台正在作業的挖掘機和1輛載滿山砂的貨車,并控制4名違法嫌疑人。
 
  同時,大量江船入海、海砂進江,也給航運安全帶來巨大挑戰。交通運輸部海事局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各級海事部門查處内河船涉海運輸船舶2000多艘次,其中大多數是涉砂船舶,涉砂船舶事故造成124人死亡失蹤,同比大增121%。
 
 
  疏堵失衡引發多重負面效應
 
  砂石對于建築市場是剛需,對非法采砂一味嚴打,缺乏有效的疏導措施,引發了沿江砂石稀缺、價格暴漲,機制砂、海砂入市損害建築質量,運輸市場不景氣,廉政風險增加等問題,影響整治效果鞏固和基礎設施建設。
 
  擔心混凝土供不上,中交一航局二公司湖北金控大廈工程材料科長汪傑每周都要到商砼站跑一趟。他說,現在商砼站庫存嚴重不足,每家基本處在滿庫存的1/3左右,今年三四月份間有4次斷供;零星買的砂價格三天一變,很難控制成本;混凝土的價格從年初到現在每立方米上漲了三四十元。
 
  湖北省發改委負責人表示,當地正面臨“砂石荒”,對項目建設産生不同程度的影響,5月末,沙子、碎石、C30混凝土價格同比分别增長47.6%、6.2%、15.1%,且供不應求。黃砂每噸從兩年前的三四十元瘋漲至一兩百元。
 
  記者了解到,今年以來,湖北境内的不少高鐵、機場、高速公路等重點工程都曾發生過因砂石斷供導緻工程停工的情況。湖北省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反映,截至5月份,湖北26個在建高速公路碎石、黃砂缺口高達3700萬噸,增加成本約50億元,工期延遲15%。
 
  除了擔心混凝土供應不上,不少工程建築專業人士也擔心砂石質量下降影響建築工程質量。多個建築工地項目經理透露,現在市場上砂的含泥量較以往高1%以上,質量明顯下降了。
 
  記者在湖北、江西等地的商砼站走訪發現,由于天然砂稀缺,機制砂已大量進入商砼站,與天然砂混合使用。目前,海砂大量進入沿海建築市場,有的甚至到了武漢等内地城市。
 
  在長江中遊,砂石曾是港口航運市場的主要貨源。而今由于砂源緊張,散貨運輸市場需求不振,本就不太景氣的長江航運市場雪上加霜。
 
  武漢市漢陽砂石集并中心負責人王志說,他們去年6月開業至今,沒看到過一張“四聯單”,因為根本沒有合法砂源;甚至幾乎沒有運輸江砂的船來過,隻有機制砂和石子裝卸。碼頭有年400萬噸的吞吐能力,現在隻有100萬噸左右的量,隻能勉力維持。
 
  河南駐馬店籍幹散貨船“瑞泰長旺”輪船主郜國鑫反映,由于被整治得厲害,從中遊下水的主要貨源砂石很少了,很多船隻能放空下水,一些身背貸款、壓力巨大的河南船铤而走險,組成船隊從長江一路開到大海,尋找海砂進江的貨源。
 
  此外,由于非法采砂利潤可觀,一些不法分子百般拉攏、圍獵國家公職人員,緻使相關地方和部門廉政風險大增。一位基層派出所副所長告訴記者,曾有非法采砂船主以10%的幹股誘其充當保護傘,被嚴詞拒絕。“保守估計,那艘船10%的幹股一年可收入百萬元以上,我每月工資隻有幾千元,誘惑非常大。”而抓獲非法采砂船後,各種打招呼說情的早已司空見慣。
 
  僅2017年,湖南嶽陽市就有716名國家公職人員或其近親屬、特定關系人報告了參與涉砂經營的情況,有405人主動退出砂石經營。
 
  黃石市公安局副局長江智開感歎,辦理案件面臨的幹擾和壓力前所未有。他們曾和長航公安協作偵破了一起大案,随後的三四年間不法分子糾集數百名群衆四處聯名上訪、誣告,找各種關系打招呼說情不斷;甚至還有地方政府借維穩之名,屢次跨省到黃石施加壓力,辦案人員不堪其擾、壓力很大。
 
  系統思維破解“兩難”困局
 
  有關幹部和業内人士認為,破解長江砂石資源保護與利用“兩難”困局,要打出一套組合拳,齊抓共管形成合力。要進一步加強頂層設計和規劃指導,堅決堵住應該堵的口子,嚴防長江非法采砂反彈;在科學論證、合理規劃的基礎上有序提供合法采砂渠道,勇開“後門”;同時加快研究替代材料。
 
  劉前隆說,去年從長江宜昌段往下的砂隻有四五百萬方,隻有2003年以前的7%左右,長江中下遊幹流河段已基本無砂可采。他認為,長江中下遊幹流采砂管理應以控制為主,逐步實現全年禁采。專家認為,在這些區域要嚴防非法采砂反彈,以《長江保護法》立法為契機完善相關法律法規,進一步提高違法成本。
 
  “防止非法采砂反彈,要加強‘源頭控制’,落實采運管理‘四聯單’制度。”長江海事局相關負責人認為,要有效管控“三無”涉砂船,加強對造船廠的監管,嚴控新建和改建采砂船。要加強部門和區域間溝通聯絡,完善行政處罰和刑事處罰銜接機制,重點建立和完善涉砂船舶管理、涉砂行為查處結果通報、案件移交等相關機制;要嚴格落實問責機制,結合掃黑除惡專項行動,重拳打擊非法采砂背後的保護傘。
 
  堵住應該堵的口子的同時,必須科學有序開“正門”,為市場提供合法砂源。長江委副總工程師胡維忠建議,總結疏浚砂綜合利用試點經驗,并加快研究推廣;可研究利用三峽水庫清淤砂,研究增加長江上遊采砂量的可行性;完善支流、湖泊的采砂規劃,長江流域采砂形成“一盤棋”格局,進一步細化到每一個省、每一個江段、每一條支流,實現流域統籌管理。
 
  “隻要落實科學規劃的整治方案,疏浚河道對大家都有利,既供水、又防洪,砂石資源還得到利用。”胡維忠說,“荊南四河河道是逐步淤塞形成的,洞庭湖多年平均淤砂量達到了1億噸,這些砂源都應該合理有序利用。”